小乡村种出大产业 济南章丘有群“种草”农民独辟蹊径闯出一条“北河之路” 草里淘金

发布时间:2020-05-04 12:14:40
 
  村民把整片草地分割、起皮后卷成寿司状   村民用专用机器将草起皮将草装运到车上销往各地   待售的草皮需要卷成寿司状   日前,章丘北河村村民把整片绿草分割后卷成寿司状,准备装运到货车上。   本版照片均由新时报记者刘玉乐 摄   田地里的草,无疑是庄稼的大敌,农民会想尽一切办法把它除掉。不过,对于济南章丘绣惠街道北河村的农民来说,“种草”才是一件正事。   他们是一群快乐又志向远大的“种草”农民:借助互联网的营销手段,仅用两年就打造出一个成熟产业,今年他们正筹划着向千万级的产销规模进军……   1种庄稼还是种葱?   独辟蹊径闯出了一条“北河之路”   阳春四月,新时报记者走进这个坐落于绣惠桃花山下的小乡村。青砖、红瓦、白墙,家家窗明几净……在“北河印象”4个大红字的标牌下,小村越发显得干净、整洁。说它小,是因为村里只有72户、256人,耕地面积仅330亩。   站在村东头的田间,面色黝黑的北河村村支部书记郑立军给记者算了一笔账:过去,村民们风吹日晒,一年到头紧忙活,种庄稼的年收入一亩大约是1000元,远远无法满足村民对生活水平不断提高的要求。   郑立军说,北河村位于高铁北站的风景带里,根据规划将重点发展特色农业,“当时我反复考虑过,除了种庄稼还能种点什么。”其实,提起绣惠人们首先想到的是章丘大葱。作为章丘大葱的主要种植区,这里已形成以女郎山为核心的特色种植产业链。   可是在郑立军看来,种植章丘大葱远未达到他心目中乡村振兴转型产业的要求,“在选择种植什么时,我提出了几个要求,分别是:投资小、周期短、技术难度低、市场潜力大。”   显然,对于种庄稼还是种葱这个问题上,郑立军带着北河村民广泛讨论过。他们最后的决定是:不再跟从绣惠特色农业种植的主流,要独辟蹊径,闯出一条“北河之路”来。   2养猪还是“种草”?扒掉猪舍加入到“种草”合作社里   在转型之初,正遇上生猪养殖市场火爆。对此,北河村一位姓姜的专业户深有感触:“去年一头猪创下了收购天价,6000块钱一头,过去只是二三百块钱一头。确实赚钱了!”   显然这并非常态。养猪户对此心知肚明,“传统养殖业都有大小年,去年那种情况很难再遇上。”郑立军说,“正当大家讨论究竟转型干什么时,说来也巧,村里有一位土地流转的农民在搞花卉种植。听说这个情况后,建议我们‘种草’。”   随后,郑立军带人南下江苏考察调研,回来后与村民协商沟通达成共识:进军“种草”业,种一种专门供绿化用的草。在接受新时报记者采访时,郑立军反复讲起自己算过的另一笔账:“种草”每年每亩可收获三茬,收益超过1万元;村民除了提前一年拿到土地流转费之外,还有10%的年收益分红;参加“种草”的农民可以在合作社打工,每日工资是80元。“这意味着从过去的一亩地一份收入,变成3份收益。大家算清这笔账后,决定马上就干。”头一个响应的就是养猪专业户,扒掉猪舍,平整土地,加入到“种草”合作社里。   进军“种草”业的初期也并非一帆风顺。去年,合作社的农民们计划充分利用地力,在夏天里加播了一茬,“结果是草场里的野草越长越旺,我们前脚刚刚拔了,后脚那野草又长出来了。其实,在刚上马的时候,江苏那边派来的技术人员就嘱咐过,结果我们想当然,没有遵从技术指导,那一茬光草种就赔了五六千。”郑立军介绍,从此之后合作社的农民们就严格按照技术指导要求播种,收益一直非常稳定。   3副业还是产业?草里淘金过千万元并不是件难事   踏进北河村的“种草”基地,如同走进一个个硕大的足球场。全部草场都使用了混播技术,培育出一种名叫“四季青”的新品种,它四季常绿,特别耐寒,收获不分淡旺季。记者看到,村民们在统一指挥下,分工协作,有的推着专用收割机,把整片绿草分割;有的负责打包,把绿草卷成寿司状,田间地头一片欢声笑语。   一辆载重10吨的大卡车正停在地头等待着装运。“昨天一位邹平的客户下单,买了500平方米,我们下午就能给他送到。”郑立军说。   目前,郑立军和合作社的农民们已建立了3个客户群,固定客户有1000多人,大家通过即时通信工具下单、付款,一般24小时内就可完成发货。“现在的主要客户集中在济南、邹平、淄博,日销量从200至2000平方米不等。只要种植出来就能销售出去,全过程通过网络实现。”   据悉,从2018年9月正式开始“种草”,北河村在1年里实现了销售收入180多万元,实现了当年投资当年获利的目标,“投资少,回收快,农民们一学就会,没有太高的技术门槛,更重要的是只要有货就能卖出去,不用愁销路。”郑立军说,通过两年的运营证明“种草”确实是一门独辟蹊径、极具竞争力的乡村经济项目。   有了可观收益,参与合资经营的村民都很满意。当初上马“种草”项目,更多的是作为一项农民增收的副业,如今的郑立军已不这样看了,在他的规划中“种草”完全可以作为北河村的一项产业大力发展。   今年,北河村“种草”合作社已吸纳了第一笔贷款,“过去人家银行不给贷,现在主动找上门来放款。也从侧面证明这个产业的未来潜力很大。”郑立军说,未来计划将进一步扩大种植面积,建立起草、铺草、物流的“一条龙”服务。“下一步还将完善上下游的产业链,在花卉、苗木培植、绿化养护上发力。”对于“种草”业的未来,郑立军十分看好,“我们现在种植的草,每平方米单价是7块钱,我了解到有一种草,单价可达到每平方米150元,同样面积的草场产生的利润你说翻了几番吧。这都是我们未来发展的方向。”   对于记者“是否能做到1000万产业规模”的提问,郑立军笑着说:“过千万并不是件难事……”   结束采访离开北河村时,郑立军特意提到村子虽然小,但是这几年出了一位博士后、两位硕士研究生……“良好的村风和教育理念,让大家都信服知识,尊重知识,因此对于经济转型的接受程度更高。”是的,这才是乡村经济转型的原动力。